阿次次的食堂

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一年好时节

【菠萝卜】半兽(十)

小绵羊上线。
意味着小猪快长大了,哈哈哈

坏,其实是种相对状态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十:圈套

 有一种系列叫做我坚决不会养xx,然后总会默默打自己的脸。黄达觉得自己是遇到了这样的情况,本来之前小点儿的时候还会给小猪套套项圈,后来为了麻烦干脆就解开了,反正小猪也不会真的跑到哪里去,于是这次走丢,就没办法找到小猪。所以现在,小猪不喜欢脖子上套点什么也无济于事,这小东西可再也丢不起了,于是黄达重新给他套上项圈,毕竟有定位也放心。
 “达达,我不想要这个东西。”小猪扯着项圈,不怎么适应。
 “乖,这样我能找到你。”黄达揉揉小猪脑袋,帮他把项圈放到一个宽松的尺度。
 最近几日小猪没异常。跟踪的人也不知道去向,黄达同孙洪雷商量,这得让小猪做饵,看能不能钓着一个相关的出来。大体上他们觉得跟踪小猪的犯罪团伙和眼下所有半兽犯罪事件有关,而孙洪雷也积极申报对南城制药的搜查指令。这得一锅端,整个局里可是高度重视这件事。个个摩拳擦掌的。
 “你舍得拿你家这个当诱饵?”孙洪雷有点兴趣,看着黄达不怀好意。
 “你这什么表情,这叫为民除害!你当我想我家小猪这么出去啊。老提心吊胆这不是个事,何况,我们在明,对方是暗。这么久了,无法摸透对方的行动轨迹对你们也没好处对不对。”黄达解释,看着小猪在警局前的空地上追自己尾巴玩儿。
 “搜查令应该快弄到了。这么久了,我们都跟烦了。其实也多亏小猪遭这么一次罪,他们没档案我们要查起来简直无能为力。”孙洪雷点了根烟,略微思考了一会儿。
 “总之,这些天我会放小猪在我眼皮子底下单独行动。不过最近他说没感觉有人。还得多放点绳子,比如培养培养他自己一个人外出采购这种能力。还有,我装了摄像头在家里。最近可能要多放他一个人在家了。
 “成,你看着办,我随时待命。”
 小猪是不明白两个成年人在他背后有什么打算,这个年纪的幼兽只是贪玩。他对空气周围的气味很敏感,人的汗臭味,动物独有的毛皮气味。所有气味在他鼻子底下汇聚。他觉得这里面除了有他熟悉的达达,还有上次那个斯文的黄磊。黄磊身上的味道很怪,小猪这么觉得,好像有些微微的甜味,他不知道这种甜味是什么。可能会很好吃。他竖起耳朵,看正前方,他看到了黄磊。黄磊跟他招手,他看见达达在和孙洪雷聊天。要不要过去,他很好奇那种甜味,但达达一定不会喜欢,达达会发脾气。可是他喜欢那种味道,偷偷过去,偷偷回来,达达不会发现。
 小猪匍匐着身子,在黄达眼皮子底下溜到了警察局的外面。黄磊上次带他回去找黄达,他觉得他很放心这个人,黄磊说话很轻,和达达一样温柔。大概是他身上那种甜味。小猪很放心。
 黄磊摸他的脸,问他的一切。他什么都告诉黄磊,但他的确不知道达达他们做这些事的原因。黄磊告诉他他该回去了,可是小猪却喜欢那样的甜味,闻着就会什么也不想。于是黄磊给他一块巧克力,告诉他不能告诉达达他来见过他。小猪点点头,又溜回去了。
 “小猪!我们回家咯。”黄达由于和孙洪雷聊天过于认真,他没注意小猪的一举一动。小猪靠近黄达,摊开手要抱。黄达于是抱起他,同孙洪雷告别。在回家的路上,黄磊就在他们很远的身后,小猪和他摆手,然后黄磊就淹没在了人群中。
 
 这天,黄达一个人去上班,他留小猪在家。孙洪雷来见他的时候,他正盯着电脑屏幕,看家里小猪的一举一动。
 “卧槽!小猪又在咬沙发了。”黄达看见小猪缩在沙发角下,爪子和嘴都不怎么安分。
 “我去你的制药厂。”孙洪雷也不怎么开心,进来感觉是一肚子火。
 “你又怎么了。”黄达看他莫名其妙。
 “我们今天雄赳赳去盘查制药厂了。这特么什么呀!什么东西没有,工厂干净得跟我的脸一样。人家装做正经做事,我特么就在想,这是不是提前收到风声了。怎么我们这种突击什么马脚都不漏。” 
 “你的意思是什么也没查到吧。”
 “各种执照都是正式的,进货各种也都有凭据,每个工厂上班的人保险,身份也都合理,至于死者,这些离职手续也都在。不存在什么劳动纠纷。”
 “这也太正经了。”黄达疑惑的看着电脑屏幕,小猪没什么不对,正在屋子里面疯跑。
 “这才是真的不对!黄达我跟你说,我们中间绝对有内鬼!我们去搜查的所有事人家都能堵。合情合理的,有备而来啊。”孙洪雷红着脸,眼下这一切又回到起点。
 “在查,小猪这饵还在,也许能突破。”黄达安慰。孙洪雷垂着脑袋,叹着气。
 “都一年多没什么建树了。我觉得这样下去领导得煮了我。去你妹的半兽,爷爷我不伺候!”话还在抱怨,孙洪雷手机响了。
 “什么半兽!我讨厌半兽!你电话打错……等,等等!我的那个温顺的半兽要出来了?艾玛!你等着啊。叫他别这么快出来!我……我马上来。”
 黄达看着孙洪雷有些发笑。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念念叨叨。
 “去宠物商店,你搁我这儿我也不能帮你生半兽啊。”
 “对,对。我走了啊!别人问起,我在厕所!别说我翘班!”孙洪雷一溜烟没影了。黄达转头做事,小猪正趴在窗框上看景色。
 今天一天似乎特平静,黄达长舒口气。
 末了,孙洪雷提着一小篮子哼着小曲闪了进来。那个时候快下班了。
 “黄达你看!”孙洪雷挺神秘的,黄达知道篮子里是什么。他打开来,里面熟睡着一个小东西,跟小猪之前出生那模样差不多,只是品种不一样。这皮肤白,耳朵看上去像羊,额头两侧有小角,还没有发育,就一点点。在往下看吧,羊尾巴就出来了。而且,是个男孩。
 “怎么样,可爱吧。”孙洪雷笑可开心了。黄达在小猪出生后可没接触他。大概草食动物不同吧。
 “我要叫他兴兴。”孙洪雷父爱满脸,黄达也只好苦笑。
 不过这样一来,他就没注意到小猪在家那里和谁在说话的过程,还有,大摇大摆走进来的黄磊那张淡定看着摄像头的脸。

评论 ( 9 )
热度 ( 27 )

© 阿次次的食堂 | Powered by LOFTER